中國衛生計生思想政治工作促進會

China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Association of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work

您當前位置:首頁 > 書記園地 >
【聽書記們說】(1)江東:病人的“底線”
發布時間:2016-12-06   來源:北京大學第三醫院   作者:江 東  

 編前話:如果我們要用一個詞作為黨建工作的代稱的話,沒有比“書記”更準确的了。為了交流展示書記們在黨建工作中的經驗和風采,我們開辟了一個新的欄目【聽書記們說】,為了給更多的書記展示的平台,隻要是書記,黨組書記、黨委書記、紀委書記、團委書記、黨總支書記、團支部副書記都是書記,都可以自薦和被推薦,不僅文章寫得好可以發布,還要選拔表達好的書記上台演講,并要錄制成視頻節目陸續推出,時長一般不超過10分鐘。希望大家自薦和推薦更多的書記登上【聽書記們說】,樹立衛生計生系統黨建和思想政治工作的品牌形象,共建共享黨建和思想政治工作成果。

首先向大家介紹第一位登場的書記,他是北京大學第三醫院運動醫學研究所團支部書記江東同志,他在杭州召開的全國衛生計生系統“青年文明号”競标評審會上有不俗的演講水平,我推薦他上【聽書記們說】。他演講的題目是:


   病人的“底線”

北京大學第三醫院運動醫學研究所團支部書記  江  東

這幾年,跟同行聚會,醫患矛盾似乎成了一個繞不開的話題。我們這些整天忙于醫教研、連家都顧不上的大醫院的醫生常常感覺非常委屈:自己已經付出了一切,為什麼得不到應有的尊重和理解?面對病人的誤解和不理智行為,我們常常一讓再讓,所以經常有人在探讨醫生的“底線”,也有醫生在被突破底線後無奈地和病人發生了沖突,結果自然兩敗俱傷。根據這些年的行醫和跟患者溝通的經驗,我在想,與其拼命地去讓患者理解我們,不如我們先去了解一下他們。在我看來,其實病人也是有“底線”的,但我們常常誤解了他們的“底線”。

記得我剛參加工作在急診值班時,有一個外傷的女性患者需要手術縫合傷口,雖然我已經在老師的指導下做過一些這種小手術,但獨立地縫合傷口,這還是第一個,心裡有點小緊張。我故作鎮靜地帶上口罩帽子,但緊張的情緒讓我滿頭大汗,手也有一點顫抖。這一切她都看在眼裡,問了句“是第一次做手術嗎?”我坦誠地說了一句:“當然不是,縫過很多次了,今天有點緊張呵呵”。看着我熟練的消毒鋪單動作,她表情輕松了許多,“看你應該是剛參加工作吧,不用緊張,剛開始都是這樣的”。這句話一下子讓我放松了許多,手術很順利地完成了。

後來我想,這個病人的“底線”不是一定要找一個經驗豐富的老大夫來為他手術,而是我的坦誠,如果我刻意去掩飾,故作鎮靜,而不承認我的緊張,她反而不會真的“放心”。這件事對我以後的行醫産生了很大的影響,我經常跟病人去交流我分析病情的過程,雖然這顯得很“書生”,很不“權威”,但病人的依從性很好,即使有時因為經驗不足而出現些小的遺漏或失誤,病人都能夠理解,因為整個過程他們都看在眼裡,知道我一直在用我擁有的能力幫助他們。

當時作為一個年輕的主治醫,我也積累了一些“粉絲”。雖然現在已經出專家号,我還是習慣把病人當成學生一樣盡量詳細地給他們分析和講解,而不會用“你這個必須手術”“你沒問題,不用吃藥”這些直接、簡單的一句話把病人打發走,盡管這些話似乎顯得很“權威”、很“專家”。

近幾年,病房周轉很快,由此也産生了一些糾紛。去年有一個病人,手術不大,按常規應該是術後第二天出院,但因為工作交接問題沒有在前一天通知她。術後第二天早晨,病房直接通知她出院。她的母親當時就大發雷霆,投訴到了院辦,說病人剛做完手術還那麼疼,怎麼能趕我們出院。甚至懷疑自己是因為沒有“送禮”而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。而科裡也有些人感到很委屈,也很難理解,因為她這種小手術按常規都是第二天出院,這有什麼可鬧的,病床這麼緊張,難道她還想住在這裡調養?但試想,如果我們在入院當天和出院前一天就向她交代:“這是個小手術,術後第二天就可以出院了。”情況可能就都不一樣了。因為這個病人的“底線”其實并不是要住很長時間,而是“尊重”,對她知情權的尊重。後來,我們改進了流程,在門診、入院和出院前一天都會跟病人交代住院的周期問題,就沒有再因此而出現糾紛了。

緩和醫患關系看起來是個很複雜的問題,但真誠的溝通和尊重可能還是最根本的前提。在這個前提下,應用管理的智慧和科技的手段,相信我們和病人最終都能守住自己的“底線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