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衛生計生思想政治工作促進會

China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Association of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work

您當前位置:首頁 > 文化建設 >
趙向輝:為那哥兒們的健康擔憂
發布時間:2018-04-19   來源:河北省第六人民醫院   作者:趙向輝  

一個美好的夏夜,市裡的大廣場上要舉辦演出活動,說是一個全市性長期性文藝活動的啟動儀式。參加活動的夕陽紅表演隊、小火炬演出隊、大學生藝術團、社會各界群衆代表團等按照通知提前半小時就來到了現場,離廣場還有50多米呢就下了車步行向廣場中央“跋涉”,因為周邊已經讓警察給戒嚴了,任何車輛都不讓進入,不管車上是老人還是孩子。人們提前坐好,單等市裡的各位領導莅臨現場“指導”。誰知領導左等不來右等不到,20多分鐘過去了才有了消息,說馬上就到,還真是說到就到,隻見前面警車開道,後面四輛高級轎車一字排開,呼嘯着沖進了廣場,來到演出台前。有幾個人急忙跑到第三輛車右側打開車後門,領導露出頭來,這幾個人有手扶門框保護領導腦袋的,有手拿紙扇呼咧呼咧直扇風的,有提醒領導注意腳下的,領導走出車門,随行的20多人緊随其後,有提包的,有端杯的,有咔嚓咔嚓照相的,有直拉特寫鏡頭的,真是前呼後擁,絕不亞于皇帝出巡,但是總不見市民把書記、市長圍得水洩不通問這問那,因為他們都離得很遠,或者說躲得很遠。目睹此情此景,我不由得又犯了老毛病,多想了一些,為領導的健康擔憂起來。

你說啊!這領導整天為人民操勞,連這麼一小段路都舍不得走,長此以往,身體怎麼受得了呢?咱老百姓沒事還跑跑步、健健身呢,這領導也太不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了,而且晴天有人遮陽,雨天有人打傘,風大了就“車覽”現場,天冷了就遙控指揮,像溫室裡的幼苗,冰箱裡的雪糕,冷一點不行,熱一點也不行,怎麼能做人民的好公仆,帶領廣大人民群衆早日進入小康生活,實現我們偉大事業的又好又快發展呢?作為一個本性良好的公民,為國家計,為個人計,我有責任制止他的這種行為,讓他少坐一截車,多走一段路,運動一下胳膊腿兒,放松一下心情,離群衆近一些,離官僚遠一些,可是人家不聽我的,還是外甥打燈籠——照舅(舊),我等隻有擔憂的份兒了。

誰知道,越是擔憂想得越多,原來領導不止這一種不注意自己身體健康的行為。有一種最嚴重的,那就是肉山酒海,上級來了要吃吃喝喝,同級來了也要吃喝,親戚來了要吃喝,朋友來了也要吃吃喝喝,有條件要吃喝,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吃喝,來人了要吃吃喝喝,沒來人叫上人也要吃吃喝喝,而且是吃了這家吃那家,吃了城裡吃縣裡,哪裡新開了酒店,準去搶前三名,還要率領大小下級以示關心。最近聽說了這樣一個飯局,可以讓我等歎為觀止,好像是管采礦業的一個領導,招呼相識的朋友們吃飯,八個人,每人一份398元的名吃(講故事的沒告訴咱具體是什麼吃食,可能一來是怕咱聽不懂,二來是怕咱學了經驗去吧),6000多元的名酒喝掉四瓶,一餐下來花去八萬多元,相當于咱兩年的工資,相當于“翠萍同志”(電視劇《潛伏》裡的主人公,經常用牛算經濟賬)多少頭牛咱沒算過,肯定少不了。我擔憂的是,雖然都是公家掏錢,但錢姓公這胃可姓私啊!一旦吃出個胃下垂喝出個胃穿孔來,再吃藥打針輸液住高幹病房治療,罪就得自己受了,别人想替也替不了,就算有人勇于獻身替你吃藥打針輸液,人家大夫也不同意呀!

這時我就想起了那位抽天價香煙、戴天價手表的爺兒們,我就要替你和你那開天價車、住天價别墅、拿天價手機等等愛好天價的同類們的心理健康擔憂了。這會兒你能抽1500元一條的九五至尊香煙,戴10萬元一塊的江詩丹頓手表,肯定有十分的心理滿足感,看我,江詩丹頓,九五至尊,堪比人間玉帝吧。可是你們想過沒有,哪天一不小心有一次沒抽上天價香煙,或者天價手表突然被盜了,當下買肯定來不及,别人送也不會正好送這玩意兒,更或者因為反腐力度加大,這天價香煙的卷煙廠倒閉了(什麼?你說不會的),你心裡會很别扭,我理解您,用慣了,換了别的牌子接受不了。再想想,哪天您老人家的職位沒有了,人走茶涼,沒人再給你送天價香煙天價手表,不能再潇灑的進行公款消費,靠自己的工資又買不起,你的心理肯定倍受打擊,因此患上抑郁症或者精神分裂症都不敢說,這又何必呢?不如當初不來那一套。

領導的身體和心理健康曆來是我們屬下的一件大事情,看到領導們的這些不良生活習慣和工作态度,我們必須擔憂,也有責任擔憂,因為什麼都是他們說了算,這個時候再不巴結一下領導,替領導擔憂一下,是很說不過去的,是很不識實務的,是找不自在的一種表現。不過,各位領導啊!你不把我當朋友我把你當朋友,冒死我也要奉勸一句,為了自己的身體和心理健康,别折騰了!(來源: 有點文化有點壞  2018-04-17